中文 EN

0号故事 | 核桃编程CEO曾鹏轩:从学渣到宾大学霸的逆袭之路

发布时间: 2018-12-10 作者: 孟亚娜 来源: 善缘街0号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很差,特别差那种。我上高一的时候,最差的时候考到学校倒数前20名(全校2000人)。那时候我的成绩在班里也是很有统治地位的,一直是倒数第一的位置。我记着当时我们班里还有一个体育生,他也搞不过我。」曾鹏轩回忆道。

作者 | 孟亚娜

视觉 | 李海伟

来源 | 善缘街0号

人物简介:

曾鹏轩,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科学硕士,高考妙记创始人、兼备学习科学理论基础与教育实施经验。

头顶美国名校光环,研究生就读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曾鹏轩,小时候却是个学渣。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很差,特别差那种。我上高一的时候,最差的时候考到学校倒数前20名(全校2000人)。那时候我的成绩在班里也是很有统治地位的,一直是倒数第一的位置。我记着当时我们班里还有一个体育生,他也搞不过我。」曾鹏轩回忆道。

C位逆袭之路

小时候因为性格比较皮,基础差,成绩一直垫底。在高二那一年,他反思了下自己,感觉到作为一个已经掉队的差生,盲目跟着老师去学得不到很大的提升。于是他开始自己琢磨学习的方式方法,很快便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学习状态,卓有成效。

一年多时间,曾鹏轩已经从学渣成功逆袭C位,也正是那个时候开始,他对学科学习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命运的驱使下,大学入学时,他阴差阳错地被调剂到了当时特别冷门的教育技术专业。出身教师世家的曾鹏轩,从小对教育兴趣颇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受调剂。

一脚迈入对学习科学的研究,他在大学四年间不停地探索研究学习行为和方式。为了深入研究学习科学,本科毕业后,他选择赴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继续进修。凭借在本科期间教育行创业的实践经验,他很快收到了名校offer。

在线教育市场圈,兜兜转转

当时在宾大的研究生导师是少儿编程教育研究领域的第一批研究者。研究生那年,在导师的引导下,耳濡目染,曾鹏轩对编程教育有了一定的认识。在之后的做课题实习的经历让他认识到了编程教育对于青少年学习发展的好处,学习编程不仅仅是编写程序代码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对思维方式的促进和学习方式方法的培养。

回国后,他抱着对于在线教育的信念加入了当时只有三个人的扇贝英语,从产品研发到运营,跟公司一同成长,见证了扇贝英语从上万用户到数百万用户的历程。然而,初次在国内在线教育小试牛刀的曾鹏轩,在商业模式的思考上并不是那么成熟,加上2012年,中国国内的教育环境对于在线教育的理念才刚刚萌芽,当时移动互联网和在线支付还未普及,工具产品想获得营收非常的难。

坚持了一年多,他转向了另一个赛道,帮助中学进行数字化在线作业管理,这个站在今天来看都有些过于超前的项目也没能跑出商业上的闭环。经过在线教育赛道的不断尝试,曾鹏轩最后终将目标锁定在少儿编程教育领域。

厚积而薄发

2017年,随着人工智能热潮的掀起,以及国内少儿在线培训的如火如荼,曾鹏轩嗅到了机遇的味道。观望六年之久的编程教育在中国大陆迎来了好时机,在教育领域兜兜转转一大圈的曾鹏轩,毅然决然地将方向转向了少儿编程教育。

回想当年在宾大就读期间,他在费城当地的中学教编程的经历,他在和当地学生接触的过程中,发现很多非常不爱学习的孩子在学编程的时候非常有动力。编程有一种魔力,它会让不爱学习的孩子变成爱学习的孩子,其核心价值在于编程知识能够快速地学以致用,程序调试的过程也能培养孩子良好思考习惯。而这也是曾鹏轩做教育的初心,希望通过教育提高孩子的学习能力。

有了前几次创业经验的铺垫,这次创业的路径走的一路顺风顺水。

「做一件事情需要多方面的合力,在选择了一个不错的方向后,还需要借助大的政策环境助推。」曾鹏轩说道,「自己一路走来,遇到了很多不错的同事和投资人,最终才有了核桃编程的现在。」

人机双师,构建技术壁垒

项目创立初期,为了打出差异化,更好的迎合时代的潮向,核桃编程将自己定位到to C端市场。

「虽然说 C端和B端都有很大的市场空间,但是作为一个初创公司,相对来说要专注于一个面。」确实,创业选项初期专注很重要,什么都想要,往往什么都得不到。

而除了专注以外,更重要的是核桃编程的团队基因更偏向于做C端市场。C端市场的顺利开拓首先受益于公立学校对编程的重视,「学校里科普了编程教育之后,学生和家长会更容易接受编程教育。这个逻辑其实和刚开始的英语培训学习一样。」目前来说,市场推广主要是依靠老客户口碑和推荐,在意见领袖的助推下,学员拓展速度特别快。

与此同时,核桃编程是一个重用户体验度的教育公司,「人机互动双师课堂」是区别于市场上别的编程教育机构的竞争壁垒。在少儿编程领域,人机互动在学科基因上有着先天优势。“动画视频讲解+在线练习系统+针对性辅导+家长社群运营”的线上模式,完美的打通了教学与服务的闭环。

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会首先在机器上看一段7到8分钟的小视频,然后打开练习系统去实际操作,在这个过程中的学习记录会被机器实时记录,在发生问题的时候,后台的老师会第一时间出现帮助学生解决问题答疑解惑。每个时间节点,老师会和孩子交流反馈学习情况和作业批改。

「老师和学生的交互其实是一对一的,但这又不是一个传统的一对一课堂,只是结合了编程教学的特点,来做的人机互动双师课堂。」谈道人机互动的理念,曾鹏轩解释道。

正确理解编程教育

「我们这一代人可能觉得编程就是代码,但其实敲代码是一种现实需求,像我们相信下一代人,包括现在的教学理念也一样,教会孩子的不是具体实现某一个功能,而是应该培养一种编程的思维。」

核桃编程所推崇的理念是,项目式学习和翻转课堂。项目式学习提倡学而有意义,曾鹏轩分享道,孩子学习的自控能力比较差,这个时候如果赋予他一个很强的意义感的时候,学习主动性和效率会提高很多。核桃编程做的正是,给学生创造一个学习的场景,以完成项目制的学习模式来加深学习知识的记忆点。

传统的授课模式是以老师为核心,学生只是被动接受者,在过去多年的实践中,这种方式被印证为是低效的。于是,核桃编程采用了近年来大家普遍开始逐渐认可的一种教学方式,即翻转课堂。 翻转课堂是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育方法,即老师根据学生的需求去教学,一切以学生为核心服务。

此外,少儿编程领域,师资是一大行业痛点。师资针对行业内师资问题的痛点,核桃编程的解决方案是通过机器和产品技术的智能性结合,来弱化在师资方面的投入。机器是主要的老师,而人只是作为辅助学习的导师。这样一来,课程不会完全依赖于单科老师的专业性,通过标准化的体系来缓解师资的压力。

而技术作为核桃编程第一大壁垒,其团队与麻省理工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术权威互动,保障了课程设计的前瞻性、实用性,又确保了课程针对中国国情的实用性落地。

从市场维度来看,核桃编程的用户除了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也有很多来自三四五线,99元体验课程是入门价格,全年课程下来价格会在2-3千元级别,对比国内同行几万块钱的收费来说,可以说是很良心了。

据了解,核桃编程的多半人力投入主要是研发团队,而资金的投入也主要在技术和产品的研发。核桃编程课程研发团队中,有资深的软件工程师,也有传统的教育领域课程研发人员。联合创始人也是技术出身,作为阿里巴巴前工程师,曾获得“ROBOCUP“机器人世界杯世界冠军。

曾鹏轩告诉小编,核桃编程的终极目标,是在中国去普及编程教育,通过正向引导来让中国广大学生的学习能力实现质的飞跃和提升。

0号点评

少儿编程行业正在慢慢升温,整个业态的模式也是百花齐放,入局者的商业模式也是风格迥异。 虽然在2018年上半年少儿编程教育的融资已经超4亿,看似火热的赛道却也不易操之过急,整个行业的技术产品打磨和迭代还处在试错阶段。

行业的前行需要资本的助推,以上半年获大额融资的编程猫为代表的这些项目作为行业拓荒者,依靠资本助力迅速将少儿编程教育推向了公立学校和机构,在教育行业引起了一波小热潮,后续一些以核桃编程为代表的C端用户的项目借助这股热浪野蛮生长。

另外在市场策略方案,就中美两国的教育来看,美国的少儿编程企业都是围绕着学校去做的,因为美国极少有校外辅导机构,90%的教育企业都是to B的。中国的教育则更多是侧重在一些校外辅导机构,做的好的教育企业也往往是to C的,核桃编程所面对的市场无限广阔。

---END---

*作者系xx后射手座一枚,专注教育消费升级赛道,

*答应我从今天起做个清醒且有趣的人类,

*同行交流、寻求报道可加微信:mengyana1234.